大唐西域記關於印度教的記載

大唐西域記卷二
大唐西域記_卷二

         大唐西域記卷二:

病死
         凡遭疾病,絕粒七日,期限之中,多有痊癒。必未瘳差,方乃餌藥。藥之性類,名種不同。醫之工伎,占候有異。

         終沒臨喪,哀號相泣,裂裳拔發,拍額椎胸。服制無聞,喪期無數。送終殯葬,其儀有三:一曰火葬,積薪焚燎;二曰水葬,沈流飄散;三曰野葬,棄林飼獸。國王殂落,先立嗣君,以主喪祭,以定上下。生立德號,死無議謚。喪禍之家,人莫就食。殯葬之後,復常無諱。諸有送死,以為不潔,鹹於郭外浴而後入。至於年耆壽耄,死期將至,嬰累沈痾,生崖恐極,厭離塵俗,願棄人間,輕鄙生死,希遠世路。於是親故知友,奏樂餞會,泛舟鼓棹,濟殑伽河,中流自溺,謂得生天。十有其一,未盡鄙見。出家僧眾,制無號哭,父母亡喪,誦今酬恩,追遠慎終,寔資冥福。

物產
         風壤既別,地利亦殊。花草果木,雜種異名,所謂庵沒羅果、庵弭羅果、末杜迦果、跋達羅果、劫比他果、阿末羅果、鎮杜迦果、烏曇跋羅果、茂遮果、那利羅果、般娑果。凡厥此類,難以備載,見珍人世者,略舉言焉。至於棗、栗、椑、柿,印度無聞;梨、柰、桃、杏、蒲萄等果,迦濕彌羅國已來,往往間植;石榴、甘桔,諸國皆樹。

         墾田農務,稼穡耕耘,播植隨時,各從勞逸。土宜所出,稻、麥尤多。

         蔬菜則有姜、芥、瓜、瓠、葷陁菜等。蔥蒜雖少,啖食亦希,家有食者,驅令出郭。

         至於乳酪、膏酥、粆糖、石蜜、芥子油、諸餅麨,常所膳也。魚、羊、獐、鹿,時薦餚胾。牛、驢、象、馬、豕、犬、狐、狼、師子、猴、猿,凡此毛群,例無味啖,啖者鄙恥,眾所穢惡,屏居郭外,希跡人間。

         若其酒醴之差,滋味流別。蒲萄、甘蔗,剎帝利飲也;曲糵醇醪,吠奢等飲也;沙門、婆羅門飲蒲萄、甘蔗漿,非酒醴之謂也。雜姓卑族,無所流別。

         然其資用之器,巧質有殊;什物之具,隨時無闕。雖釜鑊斯用,而炊甑莫知。多器坯土,少用赤銅。食以一器,眾味相調,手指斟酌,略無匙箸,至於老病,乃用銅匙。

         若其金、銀、鍮石、白玉、火珠,風土所產,彌復盈積。奇珍雜寶,異類殊名,出自海隅,易以求貿。然其貨用,交遷有無,金錢、銀錢、貝珠、小珠。

註解:
大唐西域記: 為唐代著名高僧玄奘口述,門人辯機筆受編集而成。大唐西域記共十二卷,成書於唐貞觀二十年(西元646年),為玄奘遊歷印度、西域旅途19年間之遊歷見聞錄,其中包括新疆至南印度一百四十多個國的風土人情,提供大量印度史料。

殑伽河: 恆河

剎帝利: 軍事貴族印度教種姓制度中地位次高

婆羅門: 祭司貴族,印度教種姓制度中地位最高。


Reference: 印度恆河印度教種姓制度婆羅門

大唐西域記卷七
大唐西域記_卷七

         大唐西域記卷七:

         婆羅痆斯國周四千餘裏。國大都城臨殑伽河,長十八九裏,廣五六裏。閭閻櫛比,居人殷盛,家積巨萬,寶盈奇貨。人性溫恭,俗重強學。多信外道,少敬佛法,氣序和,谷稼盛,果木扶疏,茂草靃靡。伽藍三十餘所,僧徒三千餘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百餘所,外道萬餘人,並多宗事大自在天,或斷發,或椎髻,露形無服,塗身以灰,精勤苦行,求出生死。

         大城中天祠二十所,層臺祠宇,雕石文木,茂林相蔭,清流交帶。鍮石天像量減百尺,威嚴肅然,懍懍如在。

註解:
四千餘裏: 四千餘里

國大都城: 瓦拉那西

殑伽河: 恆河

外道: 佛教把心外求法的種種宗教統稱為外道。

伽藍: 寺廟


大自在天: 濕婆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司毀滅和創造


Reference: 瓦拉那西印度教三大神祇印度神話

印度行跡和交通工具
地圖_印度行跡


         更多照片放在印度相簿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s86264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