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靶的榮耀,葬送於返家之前的失手。

         12月18日,星期日,返回營區時,發現大家均有腹瀉的症狀,急性腸胃炎正襲擊我們。

         星期一,凌晨三點左右,因腹部絞痛而覺醒,上廁所拉肚子。早上課目為兵器課程,進度是射擊預習。由於腹瀉,口乾舌燥,全身無力,但又不敢補充太多水份,深怕症狀加劇。下午至175靶場進行實彈射擊,在山中羊腸小徑前行,陡坡、頹木、碎石、荒草增加了前進的困難度。對於槍聲,沒有之前那樣顫慄。瞄準射擊,六發滿靶。在隆隆的靶場異想,當中彈倒下的瞬間,知識與智慧、思考與感知,一切都灰飛湮滅。對於戰爭,應該更謹慎看待,但是對於理想,生命可以拋開。由於腸胃不適,食慾減少,晚餐沒有辦法吃完。氣候良好,漫天星斗,夜空璀璨,似乎是在關西所見到最壯麗的饗宴。

         星期二,深夜12點多起床腹瀉,3點站哨前拉一次,值哨期間又上一次,感覺很不舒服。軍營是疾病的溫床,入營前幾年難得生病一次,入營後先是感冒,再來是急性腸胃炎,搞得我很無言。上午為通識教育課程,然後是單兵基本教練。下午課目為體能戰技訓練,進度是刺槍術,之後為自由活動時間。

         星期三,早晨趕赴175靶場。天氣濕冷,山路陡滑,安全的到達靶場。一如往常般,先由班長發射三發警戒彈,揭開打靶序幕。穿上防彈背心,就射擊位置,禱告鷹眼的銳利與熊心的勇氣。兩次射擊,均為滿靶,共12發子彈。雖然射擊前是如此膽小,但是瞄準時卻是如此專注。下午進行射擊預習,晚上保養槍枝。就寢時,鄰兵似乎有說不出的難過,一個人偷偷啜泣,我卻幫不上忙。沉默剛毅的男兒,很難與別人分享內心的痛苦,只有自己靜靜承受。伴隨著絲絲的哽咽聲,遲緩的進入夢鄉。

         星期四,上午觀賞莒光園地,介紹紀德級軍艦成軍回國。下午通識教育課程,撥放影片"放牛班的春天"片段,勾起有關小時後的回憶。小學曾參加合唱團,代表學校比賽,看到電影中小男孩專注的唱頌,深層的回憶一一浮現,一幕幕如浪花拍湧而來。兒時是如此多才多藝,長大卻日漸平凡。是本身無能? 還是因為壓力而隱藏自身才能?

         星期五,上午三營的四個連舉行175公尺射擊競賽。獲勝的一方,除了榮耀,還將獲頒飲料。30秒內完成六發子彈射擊,卻只有一發命中。反覆思量問題所在,原因可能是瞄準點太高,導致於彈著點偏離靶紙。帶著無比失望的心情,返家迎接聖誕佳節。


夜色茫茫   星月無光

只有砲聲四野迴盪

只有火花到處飛揚

腳尖著地   手握刀槍

英勇的弟兄們   挺起在漆黑的原野上

我們眼觀四面   我們耳聽八方

無聲無息   無聲無息

鑽向敵人的心藏   鑽向敵人的心藏

只等那信號一亮   只等那信號一響

我們就展開閃電攻擊

打一場轟轟烈烈的勝仗



夜襲

s86264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