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言隻字(安德烈科斯托拉尼 - 最佳金钱故事)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 - 最佳金钱故事

         如果所有的人都在行情上升時買入,那麼我將正好與他們背道而馳。

         一個成功的投機者必須是一位敏銳的政治分析家,同時又是一名訓練有素的大眾心理學家。因為他同時有兩個謎要解: 政治事件和公眾對此的反應。關於政治還可以用某種邏輯發展去衡量,而大眾的反應卻有它完全不同的、任性的規則。

         如果想在股市上賺錢,並不一定有最準確的消息。

         股市不是科學,而是藝術。像繪畫一樣,股票交易必須具有超現實主義色彩。

         無庸置疑,股市上"消息靈通"經常是"毀滅"的代名詞。

         內部的知情人士不一定知道他們自己的股票在市場上的行情。

         而不知多少次我由於內部消息損失慘重。

         正如人們所看到,政治和股市是攜手相連的。也並不奇怪,一些掌握政治秘密的人試圖利用這些秘密。

         眾所周知,投機生意經常發戰爭財,但誰會想到,戰爭是一次投機生意的結果呢?

         教訓總是一樣的: 一個沒有忍耐力的投機者雖然有理,但是太晚了。

         一個真正的投機者雖然信念堅定,但必須知道他是會錯的。

         沒有哪種貨幣永遠保值。

         如果在一次投機中投入太多或不能頂住一次小小的逆流,即使有最敏銳的判斷力,也會失去一切。

         那些用小錢行大計的人,我要奉勸他們購買一系列由於高利息或者暫時的經營困難而價格大跌的股票。這會比期權更能賺回兩倍或3倍的本錢,而且還有一個優點: 這種機會不受時間影響。

         炒股人必須讓他的推論和決定適應隨時改變的情況,就像打牌的人要根據他拿到的牌而遊戲。股市情況對炒股人可能有利或不利,就像分得的牌對打牌人一樣。一個好的炒股人就像一個好的打牌人一樣會巧妙的擺脫逆境,牌好時贏得多,牌差時輸得少。

         在決定買進或賣出時重要的是對市場的分析而不是對股票的分析。對所有證券起決定作用的是股市的發展趨勢。最好的股票在整個股市下跌的時候也會漲不起來(或漲得很困難)。相反,當整個行情看漲時,差的股票也會漲,有時甚至比好股票漲得更多。

         我經常以當天牌價來評斷我的股票而不是買入價。一支股票用多少錢買來的是過去的事,它不會幫助你判斷未來的發展趨勢。

         在買股票時重要的是時機而不是選擇種類。如果你在錯誤的時機買賣,買對了一支股你也會輸錢; 而如果你在適當的時機買賣,買錯了一支股你也會賺錢。

         對短期股市趨勢起決定作用的是心理和市場的技術狀況。短期來看經濟狀況對股票價格根本不起作用,對利息和行情增長率的影響也僅限於當一些投機者從中得出未來的結論的時候。當買主的壓力比賣主大時,行情上漲 - 反之亦然。市場的心理和技術狀況最直接的、無障礙的影響買進和賣出。

         對中期股市趨勢起決定作用的是利息,也就是說資本市場的流動資金決定著供求兩者哪個應該更強,利息對債券市場有直接的影響: 當債券的紅利小時,會有更多的資金流入股市,但這個利息的作用只有在一段時間後才在股市上被發現。

         對長期股市趨勢起決定作用的是普通的經濟增長率和行業的經濟增長率。從長遠來看心理因素是無關緊要的。誰願意今天就預見到後天的恐懼、希望和偏見呢? 普通的經濟增長率,特別是行業的經濟增長率決定著一支股票的質量和未來的紅利。誰能預見到一個行業很多年後的發展,誰就能從中得到很多好處。

         我拋售股票不是獲小利時賣,也不是當獲大利時才賣,而是不計得失的賣。人們決定是否應該出售一種有價證券與(過去的)買進價根本沒有關係,而是取決於未來的發展,人們必須做出完全客觀的判斷。

         我買進股票不是在升值時,也不是在貶值時,而是出於完全其他的原因。一種股票的漲落並不代表它的未來,買進股票需要有其他的原因。

         我會把低價賣出的股票用高價買回來。

         我也會買幾乎破產的公司的股票,就像會買狀態不好的債券一樣。一支幾乎破產的公司的股票價格反映出的不佳狀態,即很低。如果沒有最終破產,股價會飛快上漲。"幾乎破產"與"復興"之間的區別比"幾乎破產"與"破產"之間的區別要大,狀態不好的債券與此是一個道理。

         當行情在小成交額中升高時,這對市場有利。當行情下跌或交額小時,買入的股票更保險,因為這些買主一定比那些只在行情上升時買股票的人更有資本實力。相反,當行情上升成交額變小時,您可以得出結論,股票會從資本實力強的手中轉交到資本實力弱的手中 - 這將對市場不利。

         當市場行情雖有好消息但沒有立刻上漲時,我會利用這一機會賣出。趕緊拋出所有存貨,股市行情不漲是有它的理由的。

         投資時重要的是計畫而不是節奏。如果購買股票是為了做長期的資本投資,無論今天明天或後天,貶值或漲價是無所謂的。

         統計曲線圖對長期趨勢有意義。這是炒股人用幾十年的經驗證明的。

         炒股人的思維過程與醫生相似。像炒股人一樣,醫生需要首先做出一個診斷,由這個診斷產生出進一步的思考。醫生和炒股人在做出最後決定之前首先要觀察事態。當他們事後發現自己的決定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時,也必須馬上改正。而工程師或企業管理者的思維過程正好是相反的形式: 它是純數學的,它們絕對不允許跟著感覺走。

         炒股人的兩種最好的性格是直覺和靈活性。直覺其實是下意識的邏輯加想像力。全靠想像力行事會太危險,靈活性也同樣重要,因為當炒股人錯了的時候必須立即修正。只有總吃同一堆草的牛才最執著。

         炒股人的兩種最壞的性格是固執和猶豫不決。正如靈活性是最好的性格一樣,固執和猶豫不決是最壞的,它們已給炒股人帶來了很大損失。

         對炒股人來說,對正確信息的錯誤評判最危險。錯誤的信息不比對正確信息的錯誤評判更危險。得到錯誤信息的炒股人在進行思考時會很慎重。對正確信息的錯誤評判是一種錯誤思考的結果,而且是決定性的思考,而對錯誤信息的錯誤評判倒會引致一個好的結果。

         炒股遊戲和投機的區別在於思考的方法。投機者在做出客觀判斷後買或賣,他相信自己的股票會出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漲或跌。相反,遊戲者賣出股票是因為他想贏利,他不考慮這支股票是否還有機會上漲,他看到的只是贏利或損失。

         股市在普遍提高稅收後會漲。當政府提高稅收時,能在貨幣市場上更自由的交易。低利息造成多流通,對股市有利。

         股票會在經濟衰退時升值。70年代末的股市發展就是一個例子。儘管失業率上升,股市還是休整過來了。也許正是出於這個原因,當時政府雖然貢獻不多,但還是加了點油。

         一種由最大的公司一致推薦的股票,我將不買。小心 - 一個金融集團要拋出某種股票。

         從短期來看,大金融機構的經理們的行為對我來說意義大。這些經理們做數目這麼大的生意,這會嚴重影響行情,但只在短期內。

         內部知情人推薦他們公司的股票,我認為根本不值得重視。內部知情人雖然了解他們的公司,但資本市場的發展與其無關。他們又很少誠實,所以憑經驗幾乎總該做與知情人的建議相反的事。

         一位長年的有經驗但無成就的炒股人的意見,我認為很重要。成就並不是衡量一位專家的智慧和專業知識的尺度。他能夠很好的判斷股市的發展趨勢和某種股票的機會。而為自己,他未能得利,因為他猶豫不決、前怕狼後怕虎、緊張或不耐心,而且不夠堅信自己的觀點。

         國家政治對股市的影響大。利息和稅收政策是政府的事,政治潮流(左或右)影響投資者的心理和企業的未來。

         當我做出了一個決定之後,我將立即行動。經驗告訴我們: 閃電般的決定經常是最好的。

         國際政治對股市的影響大。國際時事(緊張或緩和)影響公眾的心,國際發展影響整個行業、國家收支平衡、貿易合同等。

         人們根本不會贏回輸掉的錢。輸掉了就是輸掉了。新的生意能夠帶來新的贏利,但它與過去沒有關係。

         那些總能在最低價時買進又在最高價時賣出股票的投機人是騙子。最幸運的人也不可能總在最高價時賣出,在最低價時買進。

         我每周研究股票交易所行情表。您當然必須掌握信息,但是每天關注股市行情表的曲線會有害於思考,這個行情表會讓冷血的投機者們緊張。

         投機和投資是以有價證券的質量以及相對數目(對財富的衡量)為區別的。一種所謂的投機價值高的股票對於一個投入很少的富有的投資人來說相當於風險投資。相反,當一個小投資者為買一種絕對保險的股票借大筆貸款時,這是要命的投資。

         對已經過去的事情進行分析是重要的。如果說人們無法預見即將發生的事情,那麼至少應該對過去有正確的了解,這將豐富經驗並使未來的思考更輕鬆。

         一個投機者永遠不許結帳。只要您還在股市上交易,那麼贏來的錢就只是借來的錢。股市是一個殘忍的高利盤剝者,您經常必須把借來的錢加上高利息還回。

         當一場股市暴跌後,所有的徵兆都預示著新的轉折時,我購買股價穩定未變的股票以及暴跌的股票。股價能穩定不變,肯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暴跌的幾乎沒了價值的證券,您也可以購買它們。

         世界上最大的電腦生產商IBM狀告Control Data公司壟斷經營,這對Control Data有利。一個大的壟斷公司狀告一家比她小得多的公司是對小公司的稱讚,她肯定很優秀。

         在那些在北海油田獲暴利的公司中,我看好那些只在北海活動的公司。對大的國際石油集團來說開採北海油田的意義很小。

         人們絕對不應該用貸款買股票。只有那些擁有比借款的數目高出很多的其他財富的人才可以借錢買股票。

         當所有的遊戲者都投機於一件所謂萬無一失的東西時,幾乎總會失敗。

         如果通貨膨脹降到零以下,成百萬的債務人就無法保證履行其義務,如果債務人垮下來,那麼債權人也差不多完了,人們只需想得實際一點,其他的一切都純粹是虛偽。

         誰是最完美的投機份子? 那些每到一處新地方先問: "孩子們,這裡什麼是被禁止的?"的人。

         多數情況下是行情製造新聞,新聞被傳出,而不是新聞製造行情。

         對投機者來說,對一件事情反覆思索而不採取行動,比不假思索的採取行動更有好處。

         在高度繁榮中,特別是在通貨膨脹的迴光返照的繁榮中,人們開始一定要冷靜,然後聰明,最後智慧。

         購買者的質量比股票的質量對行情的進一步發展更重要。

         科斯托拉尼的圈。

         在前進運動的誇張時期,在慌亂賣出時如果能大筆成交就應該買進; 在周期的第一個時期,在沒有大筆成交時可以增加資本。

         相反在最後的漲勢期大筆而在跌價(第一個跌勢期)時小筆賣出。

         然後應該在誇張期逆潮流而行,在校正時期根的潮流走,而在情勢波動時期安靜的等待。

         買空傻瓜們倒更能在股市下跌時承受損失,這比在股市上漲而他們不在場時錯過的贏利要強。

         這是一個股市專家的典型的故事。而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他必須是站得起來的人。如果一個人失去了他的積蓄,他也必須去工作。

         一個知道得太多的傻瓜比無知者笨兩倍。

         股市上最危險的是意外,只有極少的炒股人能保持鎮靜和客觀。

         如果投資基金有很大的貨幣收入,就預示著上升運動的第三個週期馬上就要結束。

         誰如果沒有能力形成自己的見解並做出決定,就不允許去股市。

         對猶豫不決的炒股人來說,行情不是太高就是還太低; 而決定不是太晚了就是還太早。

         在股市上經常是感覺告訴我們應做什麼,而理智告訴我們應該避免什麼。

         買入時要浪漫,賣出時要現實(在此之間該去睡覺)。

         人們永遠不許愛上一支股票,當緊急信號出現時,必須能夠與它分手。

         股市上兩件最難的事是: 接受損失和不贏小利,而最難的是有自己的獨立見解,做與多數人做得相反的事。

         那些一直頑固樂觀的人變成悲觀者的那一天,很有可能是行情趨勢的一個轉折點。當然相反也一樣,當天生的悲觀者變成樂觀者時,人們必須以最快速度退出股市。

~ data from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 - 最佳金钱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626460 的頭像
s8626460

The Beauty of Taiwan

s86264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