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蒙霍特普四世(按不同的時間體系估計,去世於西元前1351年~西元前1334年之間),後改名埃赫那頓(Akhenaten,亦譯做阿肯那頓),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

         阿蒙霍特普四世是第十八王朝全盛時期的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兒子。較可信的出生時間是其父在位的第26年(西元前1379年至西元前1362年)。他不是阿蒙霍特普三世的長子(長子是圖特摩斯王子)。

         阿蒙霍特普四世統治了17年(始自西元前1364年至西元前1347年之間,結束於西元前1351年至西元前1334年之間)。在位時期推行的宗教改革活動是古埃及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也是長期以來學者們研究的焦點課題。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名字
         像古埃及的所有法老一樣,阿蒙霍特普四世擁有多個名字。實際上,新王國的法老們使用5個名字(參見五重命名法)。對於阿蒙霍特普四世,更特殊的是他還出於政治目的改過一次名字。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真名(出生時的名字,即拉名,以太陽神拉兒子名義取的名字)是阿蒙霍特普,意為「阿蒙的僕人」。阿蒙是底比斯,後來也是整個埃及的主神名字。希臘語文獻中將他這個名字寫為更符合希臘人命名習慣的「阿蒙諾菲斯」(Αμένοφις)。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西方考古學界都使用阿蒙諾菲斯這個名字。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王銜(樹蜂式王銜)是「涅弗爾-赫普魯-拉」(Nefer-kheperu-Rê),字面意思為「拉的容貌是美麗的」。後來這個王銜又附加了一個部分:「瓦恩拉」(Wa-en-Ra),字面意思為「拉是獨一無二的」。在著名的古埃及文獻阿馬爾奈文書中,出現了王銜的一個變體:Naphu(`)rureya。
         在阿蒙霍特普四世進行宗教改革之後,為了表示與阿蒙信仰的決裂和對阿頓信仰的支持,他改變了自己的拉名。新的名字明顯表示出阿頓崇拜的意思:「埃赫那頓」(Akhenaten),字面意思為「阿頓的僕人」或「阿頓光輝的靈魂」。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宗教改革之後沒有拋棄原來的王銜,但把荷魯斯銜改成了邁里阿頓(Mery-Aten),意為「受到阿頓喜愛的」。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鷹蛇式王銜為Wernesytemakhetaten(意為「埃赫那頓的偉大統治」)。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金荷魯斯式王銜為Wetjesrenenaten(意為「以阿頓的名義讚頌」)。
所有名字的寫法請見http://zh.wikipedia.org/zh-tw/%E9%98%BF%E8%92%99%E9%9C%8D%E7%89%B9%E6%99%AE%E5%9B%9B%E4%B8%96

他的統治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位時期最重要的事件即是推行阿頓崇拜的宗教改革。他登上王位的第一年就開始宣傳這位取代以往一切神靈尊貴地位的太陽神。為了實現這個目的,他與底比斯的阿蒙祭司進行無情鬥爭,並為了徹底擺脫阿蒙祭司而將帝國的都城由底比斯遷到他所新建的城市埃赫塔頓。
         有關阿蒙霍特普四世統治後期的關鍵史料來自於被稱為阿馬爾奈文書的古埃及文獻。這些文件發現於現代的泰勒阿馬爾奈,即阿蒙霍特普四世時代的埃赫塔頓。文件主要是阿蒙霍特普四世王朝的外交通函。這些信箋中包含了真正的無價之寶:來自亞洲地區的大量泥版文件,它們是埃及在亞洲的殖民地或盟友發給法老的。這些文獻顯示,由於阿蒙霍特普四世對宗教事務的過度關注,埃及在國外的影響力下降,甚至是出現明顯的國力衰退。法老對宗教改革以外的政治活動漠視無疑引起由圖特摩斯三世建立起來的埃及帝國發生了大麻煩。
         在亞洲的總督和附庸國的國王們向法老寫信,他們抱怨經常被無故斥責或欺騙。其在位早期,阿蒙霍特普四世與亞洲主要國家米坦尼的國王發生嚴重矛盾。他因此與西臺人結盟,而這些可怕的戰士在他們的偉大領袖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領導下,正在進攻米坦尼以圖建立自己的霸權。許多臣服於埃及的亞洲小王公也受到了西臺人的威脅,他們只能向遠在非洲的法老求援,而阿蒙霍特普四世一概置之不理。總之,在他統治期間埃及對亞洲的控制受到削弱;很多學者認為一個全盛埃及帝國的時代正式結束。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統治時期 - 有時被稱為「阿馬爾奈時期」也發生其它一些重大事件,包括一場瘟疫,也許是世界上第一次大流感爆發。這場疾病從埃及擴散到整個中東,殺死西臺新王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本人。可能正是這場疾病導致埃赫塔頓這座城市的迅速衰落,在阿蒙霍特普四世去世後不久它就荒廢了。

宗教改革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位的第一年引入對太陽神阿頓的崇拜,從而宣告埃及歷史上一場特別宗教改革的開始。阿頓原本是一個古老但不甚重要的埃及神祇,現在被法老提高到最顯赫的地位。阿頓崇拜的早期階段是以阿頓為最高神,但同時不否認其他神靈的神性之「單一主神教」式宗教,與傳統的埃及宗教並無衝突;但後期階段,阿頓就明顯展示原始一神教的色彩。
         阿頓的字面意思是指太陽光輪本身。在古埃及的神話體系里,最重要的太陽神是拉,他是古王國時期的主神。拉後來與象徵法老家族王權的荷魯斯以及在隨著底比斯崛起為埃及首都而地位急劇上升的底比斯地方神阿蒙合併。這種合併相當突兀,但卻為古埃及人所接受。阿蒙霍特普四世簡化這個體系,通過宣稱可以看見的太陽形象本身是唯一的神,他創造已知世界上第一種一神教。一些研究者把阿頓信仰理解為一種含有樸素科學思想的自然主義,其理論的基礎在於認識到太陽的能量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最終能源這一事實。
         阿蒙霍特普四世為什麼要推行如此劇烈的宗教改革,是研究者一直探究的課題。較為可信的是,法老希望通過貶低阿蒙神的地位來打擊底比斯的阿蒙祭司階層。這樣一來,他的宗教改革實際是一場政治鬥爭。法老想要集中權力,以遏制從新王國建立以來權勢日益強大的祭司集團與王室分庭抗禮的傾向。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位的第5年開始建造一座新首都 - 埃赫塔頓(意為阿頓的視線)。在同一年他正式把自己的名字改為埃赫那頓,作為他新崇拜的證據。此後不久他就把埃及幾乎所有的宗教活動都集中到埃赫塔頓,儘管城市本身似乎還未完工。埃赫那頓為阿頓在埃及各地建造了許多宏大的神廟,包括一座位於卡奈克的神廟,那裡原本主要祭祀阿蒙。埃赫那頓也被廣泛相信是著名阿頓頌詩的作者。
         在宗教改革的最初階段阿蒙霍特普四世僅僅將阿頓描述為一個類似於阿蒙-拉的「最高神祇」,以使這種新信仰更接近於埃及的傳統宗教形式。但是在統治的第9年他開始宣布阿頓不僅僅是最高的神,而是唯一的神。這使法老本人,成為人民與神交流的唯一媒介,從而排除了在底比斯的阿蒙祭司。不僅如此,埃赫那頓下令破壞埃及全國的阿蒙神廟。在埃及其它神廟裡所崇拜的眾多神明也受到打擊。
         由於埃赫那頓的改革,這一時期的埃及藝術呈現一種新的特點,常被稱為阿馬爾奈風格。其特點為取法自然,著重寫實。

家庭
         保存至今的阿蒙霍特普四世統治時期的埃及藝術作品(壁畫和雕塑)大多屬於阿馬爾奈風格,它們大量描繪法老的家庭生活,而其中他的家庭成員尤其是娜芙蒂蒂王后的形象顯得非常突出。阿馬爾奈風格的藝術品多是描繪法老與王后的幸福生活為主題。這些藝術品描繪娜芙蒂蒂的形象出現美醜兩個極端,有時會誇張地表現在她拉長的頭部和突出的腹部。這是埃及歷史上唯一法老的神聖家庭被以自然主義的風格表現出來,並且他的家庭顯示出其樂融融的特點。娜芙蒂蒂經常作出一些只有法老本人才會做的舉動,這可能暗示她獲得超過王后所應有的權力。
         保存下來的埃赫那頓藝術形象表現出他有一副非常奇特的外貌:極其細長的四肢,突出的腹部和寬大的臀部。這帶來了一些奇怪的觀點,例如認為埃赫那頓實際上是一個化裝成男人的女人,或是雙性人,或者患有性別混亂的病症。這些猜測很少有實際依據。另一種理論解釋說法老奇怪的容貌是受到馬凡症候群折磨的緣故。
         直到埃赫那頓的木乃伊被發現並確定身份之前,有關他種種身體缺陷的解釋還會不斷出現。然而,必須注意到,作為一個法老,埃赫那頓完全可以控制工匠將自己及整個王室家庭的形象塑造成什麼樣子。與其說現存的雕刻展示法老本人的真實容貌,更容易相信今天看到的奇怪形象可能正是埃赫那頓特意要藝術家和工匠所描繪的風格。
    * 妻子:娜芙蒂蒂,基亞,邁里特-阿頓,巴凱特-阿頓
    * 兒子:圖坦卡蒙(有理論認為圖坦卡蒙是埃赫那頓的弟弟,或其他關係)
    * 女兒:邁里特-阿頓,馬凱特-阿頓,安赫森納蒙,涅弗爾-涅弗魯-阿頓,涅弗爾-涅弗魯-拉,塞泰普-恩-拉,巴凱特-阿頓

一些研究者的特殊理論
         由於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宗教改革在古埃及歷史上有特殊地位,以及其一神教的獨特性質,引起許多研究者對這位法老的精神狀態和相關歷史事實的強烈興趣。特別是阿頓信仰是已知世界上第一種一神教,這無疑刺激了許多人去尋找它與後來出現於中東的幾種一神教 - 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關係。他們提出了許多有趣的理論,然而這些理論很少有說服力。
         最有意思的理論之一來自於精神分析學派的創始人、奧地利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根據摩西的名字與埃及許多法老名字中「摩斯」音節相近這一點,得出非常驚人的結論:摩西是埃及人,而且與阿蒙霍特普四世存在某種關係。實際上,「摩斯」在古埃及語有「兒子」之意,往往跟在某位神靈的名字後面構成人名(如圖特摩斯)。弗洛伊德推斷,保存在舊約中的摩西名字是不完整,其原始形式很可能是「阿頓摩斯」。因為摩西是嚴格的一神教猶太教之創始人,而他在埃及唯一可能接觸到的一神教就是阿蒙霍特普四世推行的阿頓信仰。弗洛伊德繼續推測,摩西可能是忠於阿蒙霍特普四世的新宗教官員,甚至可能是法老的兒子!無論如何,後來在阿馬爾奈所出土銘文當中的《阿頓頌詞》,發現這段頌揚唯一真神「阿頓」的內容與描述方式,與流傳至今的詩篇第104節十分相近。這引起許多學者將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宗教與早期猶太教的聯系,作出許多可能的假設。

~ data from Wiki

全站熱搜

s86264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