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克索斯人是古代亞洲西部的混合民族,他們於西元前17世紀進入埃及東部並在那裡建立第十五和第十六王朝(約西元前1674年至西元前1548年)。他們推翻埃及第十三王朝(首都孟斐斯),統治中、下埃及一百多年。

         喜克索斯人將新的戰爭技術如複合弓、馬和馬拉的戰車引入埃及。他們建立這兩個王朝的實情至今還不是十分清楚,但這兩個王朝的統治者互不相關。傳統的說法一般只把第十五王朝的六位統治者稱為喜克索斯人,而第十六王朝的眾多王子們是喜克索斯人、其他亞洲閃族人和服從這些新統治者的當地埃及王子的混合。第十五王朝的統治者名字我們今天知道。這些名字在埃及的建築、刻有聖甲蟲的寶石和其它小物件以及在曼涅托的埃及歷史中留存。曼涅托的埃及史是托勒密二世時候寫的,現今留下來只有殘片。埃及歷史上這一段軟弱、外族統治和混亂的時期被稱為第二中間期。

喜克索斯人的來臨
         約西元前1786年,強大的第十二王朝結束,繼承的第十三王朝很弱小。這兩個王朝的首都都不在上埃及的底比斯,而在孟斐斯附近一個叫做It-tawy(直譯為「兩國的控制者」)的地方。它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南端。雖然這個地方位於古埃及的中心,但第十三王朝甚至無法在這裡控制整個埃及。首先三角洲西部沼澤地一個比較強大的家族從中央分裂,建立了第十四王朝。第十三王朝中期耐夫侯特普一世統治時期(約西元前1740年至西元前1730年)分裂的過程加劇。耐夫侯特普一世的弟弟和繼承者索貝克霍特普四世統治時期喜克索斯人在尼羅河三角洲出現。約西元前1720年他們佔領了阿瓦利斯。這些統治三角洲東部的喜克索斯王子和他們的埃及依附者的名字全部在聖甲蟲上記錄下來。他們一起被合稱為第十六王朝。
         生活在約西元前300年左右的埃及祭司曼涅托在他撰寫的埃及史中提到野蠻喜克索斯人的「入侵」。曼涅托在他的敘述中寫到,在一個「圖提麥由斯」(Tutimaios,一般認為是法老杜地莫擇一世,Djedneferra Dudimose I)統治期間喜克索斯人佔領了埃及。但是上述法老的統治時間不會早於西元前1674年,因此曼涅托所描寫的可能是薩魯提斯佔領孟斐斯及其附近首都的事件。薩魯提斯是第十五王朝的創立者。雖然理論上第十三王朝一直延續到西元前1633年左右,但它後來的統治者只不過是中埃及的地區統治者,而且是喜克索斯人的附屬。孟斐斯失落的同時,也許與這個事件相應,上埃及的當地統治家族宣布脫離孟斐斯的統治,建立一個獨立的王朝 - 第十七王朝。這個王朝後來將喜克索斯人趕回亞洲,解放了埃及。

喜克索斯人是什麼人
         喜克索斯來自古埃及文中的heka khasewet(直譯的原意是「異國的統治者」)。在古王國時期這個稱呼指一些努比亞的酋長,在中王國時期指敘利亞、巴勒斯坦的一些游牧酋長。一般認為只有第十五王朝的六位法老是喜克索斯人,不但因為他們持埃及國王的稱呼,而且因為曼涅托在他的記錄中特地將他們稱為喜克索斯人。一般認為這六位國王一共統治埃及108年。曾經有人提出喜克索斯人屬於胡里特人或甚至他們在埃及的統治是一個西亞的胡里特帝國一部分,但近年的研究越來越清楚地證明喜克索斯人主要屬於閃族,而與胡里特人毫無關係,而他們很大機會會是猶太人。
         第十五王朝國王的名字、順序,甚至總數今天還不確定。這些名字出現在建築物上的象形文字中或出現在如聖甲蟲之類的小物件上。但這些名字往往不清楚,有時搞不清對應的名字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的人。埃及這段時間的歷史年表還非常混亂,只有在新的可定年代文件和物件被發現後才可能有新的進展。
         曼涅托的埃及史只有通過其他人的著作引述流傳下來。但這些著作中所列出的六位國王的順序也不一樣。而且這些名字之間的拼寫差異非常大,根本無法將他們聯繫在一起,它們與在埃及出土的聖甲蟲上之名差異也很大,它們也無法被聯繫在一起。

喜克索斯人的入侵
         曼涅托在敘述喜克索斯人到達埃及時說,他們是外來野蠻人的武裝侵略,他們沒有遇到多少抵抗就將這個國家征服。據說他們入侵時帶來了新的革命性軍事技術,其中包括複合弓、戰車、更好的箭頭、各種各樣的劍和匕首、一種新式的盾、鏈環甲、金屬的頭盔等等。假如喜克索斯人只有其中幾種新的技術的話,那麼他們的軍事優勢已經遠高於埃及人,因此這些敘述加強了野蠻的亞洲部落武裝入侵埃及的印象。
         但今天大多數人認為實際上並沒有這樣一次性的武裝入侵,更有可能的是多個西亞部落(主要是閃族人)在中王朝末期的數十年中和平滲入東埃及。有人指出閃族人從巴勒斯坦南部通過西奈半島武裝入侵埃及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時那裡的部落太弱了,他們不可能支持這樣的入侵。此外在這些地方沒有任何統一的國家。隨著時間的變遷,在埃及東部的亞洲部落越來越多,他們漸漸地加強了他們對當地埃及城市和地區的控制。最後有一個部落的首領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一個世襲的國王是否還有權佔據著國王的地位,儘管已經早就沒有國王的權利。這些喜克索斯首領抄起主動權,襲擊和佔領首都孟斐斯,自稱為法老。

喜克索斯「帝國」
         與過去觀點不同的是,今天一般認為在亞洲大陸上不存在喜克索斯帝國。一些在巴勒斯坦、克里特島、巴格達和甚至在蘇丹被發掘的喜克索斯遺物今天可以被完美地用當時的貿易途徑來解釋,它們無須被解釋為一個喜克索斯帝國的產品。

喜克索斯人的統治
         喜克索斯王國的中心在尼羅河三角洲的東部和中埃及,領土的範圍很有限。南部的上埃及始終牢固地掌握在底比斯王朝手中。喜克索斯王國與南部的關係主要是一個貿易關係,不過好像底比斯的王子們有一段時間承認喜克索斯人的統治並且向他們納貢。第十五王朝的首都是孟斐斯,他們的夏宮在阿瓦利斯。
         許多作者提出後來喜克索斯國王的聖甲蟲比初期要多,這可能說明他們越來越埃及化。他們用埃及的象形文字寫他們的名字、使用埃及國王傳統的稱呼、使用埃及神賽特來顯彰顯自己的神性等等都說明他們相當埃及化。似乎喜克索斯人的統治被埃及大多地方接受或支持。另一方面,儘管喜克索斯人統治期間埃及的政治相當穩定,當地的埃及人依然將他們看作可恨的「亞洲人」。當他們後來被驅逐出埃及後他們佔領時期的所有跡象都被消滅,一直到半個世紀後埃及人依然在消滅他們的蹤跡。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在這裡王者是當地埃及人組成的第十八王朝。第十八王朝是底比斯第十七王朝的直接繼承人,而第十七王朝是發動「解放戰爭」的王朝。這些當地的底比斯國王將北方的亞洲統治者稱為惡人,並以此為理由摧毀他們留下的所有建築。史實可以處於這兩個極端之間:喜克索斯人王朝是被當地埃及人容忍的,但並沒有真正被接受的外族統治代表。
         底比斯的統治者後來似乎有一段時間確與喜克索斯統治者達成協議。底比斯的埃及人可以通行中埃及和下埃及,而且可以在尼羅河三角洲畜牧。在一篇從當時留下來的文章中有關於底比斯法老的顧問對於向喜克索斯人宣戰的不滿記錄。當底比斯的國王宣布喜克索斯人在埃及這塊神聖土地上污暇的時候,他的顧問明顯地不希望打破當時和平相處的局勢:「我們在我們(這部分)的埃及很悠閒。艾勒芬汀是一個堅固的堡壘,(中埃及)離我們相當遙遠。他們最好的良田為我們耕種,我們的牛在三角洲上吃草。他們給我們送豬。我們的牛沒有被他們搶走…他們佔據著亞洲人的土地,我們佔據著埃及…」

塞肯瑞·泰奧二世
         解放戰爭是底比斯第十七王朝末期開始。後來新王朝時代的文獻稱塞肯瑞·泰奧二世與他同期的喜克索斯國王阿波比是這段歷史的開始。塞肯南拉是上面提及決定與喜克索斯人作戰的國王父親。傳說喜克索斯國王阿波匹派人到底比斯要求底比斯人將當地的河馬池拆掉,因為這些動物的喧鬧聲使他在遠方的阿瓦利斯無法入眠。這個傳說中唯一的史實可能當時埃及是一個分裂的國家。雖然喜克索斯人只統治埃及的北部,但整個埃及都向他們進貢。
         塞肯南拉·淘二世外交上對喜克索斯人非常強硬。而且他可能不僅只是與北方的亞洲統治者進行外交侮辱。他似乎還對喜克索斯人進行小規模的襲擊。他的木乃伊保存在開羅博物館,他頭上的傷可能就是在一次襲擊中留下。他的兒子卡摩斯是第十七王朝的最後一位國王,他也是底比斯人對喜克索斯人開戰的國王。

卡摩斯
         有人認為卡摩斯的解放戰爭實際上是阿蒙的祭司們對賽特信奉者的戰爭。但這個說法的證據不足。在上面引述的文獻中確實提到卡摩斯是在阿蒙的指令下北上攻擊亞洲人,但阿蒙是他王朝的保護神,類似的用詞在埃及所有王朝中都有使用,它並不表示卡摩斯真的奉阿蒙之命開始一場宗教戰爭。卡摩斯開戰的根本原因是民族自豪感。在同一文獻中他抱怨說他被北面的亞洲人和南面的努比亞人夾在中間。他們都佔據著「他的埃及,與他分享著這個國家…我的願望是拯救埃及和粉碎亞洲人!」因此,在他登基的第三年,他整頓船隻,帶領著軍隊從底比斯出發北上。
         卡摩斯的進攻出乎喜克索斯人意料,他們南部的兵營很快就被征服。卡摩斯帶領兵馬直到阿瓦利斯,他未能佔領阿瓦利斯,但將該城周圍的田野摧毀。上面引述的文獻是刻印在底比斯發現的一根石柱上。它還記錄這場戰爭的中斷。它記錄卡摩斯捕獲阿波比派出的信使。阿波比向他南邊的同盟者努比亞請求救援。卡摩斯下令佔據西部沙漠中一個綠洲來中斷南北之間的道路,然後沿尼羅河返回底比斯。他在底比斯慶祝他的勝利。但實際上這次勝利只不過是一次出其不意的突襲而已。這是關於卡摩斯僅有記錄的一年。
         阿波比是喜克索斯人第十五王朝最後統治者之一。他統治結束時喜克索斯的軍隊已經被驅逐出中埃及,他們向北撤退並重新改編。而且卡摩斯死時,他依然坐在國王的寶座上(不過他的王國縮小不少)。第十五王朝最後一位國王的統治時間相當短。他在卡摩斯繼承人 - 在第十八王朝的建立者阿赫摩斯一世的前半個統治期間下台。

阿赫摩斯
         阿赫摩斯登基(統治時間西元前1558年至西元前1533年)後沒有立即恢復對北方的戰爭。對他最早的記錄是第22年。大多學者認為他一共統治了25年。
         我們今天所知道關於他戰爭的細節來自一個與他同名士兵的墓。這個墓位於上埃及南部的艾爾·卡比。士兵阿赫摩斯的父親在塞肯瑞·泰奧二世的軍隊裡服役過。他的家族很長時間是艾爾·卡比地區的總督。按這個記錄阿瓦利斯在多次戰役後才被攻克。這是什麼時候發生還不清楚。有的學者認為這是在阿赫摩斯四年發生,也有人認為這是阿赫摩斯十五年的事。士兵阿赫摩斯特別提到他徒步跟著國王阿赫摩斯的戰車走向戰場,這是在埃及歷史上第一次提到馬和戰車。在多次戰鬥中士兵阿赫摩斯俘虜敵兵,他的事迹多次被報告給國王,他因此三次被授予「勇敢金」。阿瓦利斯的失陷只被短短提到:「當阿瓦利斯被攻克後,我從那裡帶走戰利品: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一共四個俘虜。陛下將他們送給我做奴隸。」
         阿瓦利斯失陷後,埃及軍隊追趕逃亡的喜克索斯人,越過西奈半島,一直到巴勒斯坦南部。根據士兵阿赫摩斯的報導,南地一個堡壘城市沙魯亨在包圍三年後才被攻克。從阿瓦利斯被攻克到沙魯亨被攻克一共用了多少時間並不十分清楚。埃及人可能在阿瓦利斯失陷後很快就開始追擊。

~ data from Wiki

全站熱搜

s86264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